小天照_

愛吃雜食糧的小書蠹,最愛連連了~~

風之心

*連連單人,隨筆小記
*參考日本神話及遊戲設定,私設有,放飛自我,順便猜雙神降臨繪卷跟孤羽之鳴番外提到的伏筆應該有相關,推測繪卷高天原神明組都會出來玩~
*小蒼風的出現解開了卡了很久的思緒,感謝風神大人QQ
請保佑我能抽到小蒼風回家~~

------------------------
吾自風而生  無拘無束 
直到應許駐紮 由無形之風化為龍神之姿
溫柔是天性抑或人們賦予 只道隨本心而活

災難降臨 捨去一目護佑子民
自此失去一半光明 但吾無悔
人心易變 韶光易逝
百年之後 由神化妖

本心不變 但有遺憾
襄助友人 邪氣入侵
本應守護之心 逐漸迷茫冷漠
因事暴怒冷漠看待  那曾經的子民
最終後悔不已 隱居山林

嗜心之闇 蝕骨之痛
幸得友人點破 劍指心魔
守護毀壞 皆為一念之間

捨棄心魔 獨自蛻變
即便遺忘孤獨 仍想繼續守護
吾之心意 堅決已定
-----------
希望小蒼風的傳記能夠解開疑惑,祈願小蒼風回家!

小蒼風我可以!!!墮妖初期的連連跑不掉了,等待傳記完整版~
圖源來自官方微博

這個連連我可以!!!!!應該是剛墮妖的可能性比較高,傳記和圖透快出來QQ

連連的打工日記

*來自亞服超鬼王結束的吐槽(?)歡樂向小段子,私設有
*設定為式神們打工分組的腦洞(官方請阿爸幫忙的設定)
*連連視角
*荒與連連互動為主,其他式神看遇過的隊伍陣容XDDD
*場景設定為陰陽寮和鍛鍊道場,道場分割許多區域但是可以讓其他組別的式神們觀摩

---------------
任務前夕

      如果說這次是晴明大人接到的神祕委派,要全體式神一起參與,那麼我也會努力守護好大家的!
      咦?不是守護而是指導後輩陰陽師?而且要分組和不同的人配合?感覺有點不安。
      聽荒說出一句「放心,有我在」......好像哪裡怪怪的。


首日

      首日大多是小妖們的活躍時間,所以待在寮內聽山風和荒解說如何「指導」後輩們;聽完反而覺得像單方面輾壓陰陽師們,即便對他們來說是檢視自身實力的時機,但要對人類如此特別的「指導」,我能做到嗎?出神地想著這問題時,山風和荒提出了邀請,讓我好好的協助他們。
      既然是生手,便跟著有經驗的前輩們一塊學習如何「指導」,利用今日了解雙方的默契跟戰法。付出的代價是風龍生了一整晚的悶氣躲在符中不出來......天知道山風一擊差點讓風符結界散掉,導致一直借用龍的力量,到最後,風龍直接銜了龍糧躲回風符,呼喚牠都不出來,看來讓牠累過頭了,輕聲對著風符說「晚安,風龍好好休息吧。」不過荒倒認為我太寵牠,應該要兇一點才行,避免荒吵到風龍,只好用那招啦!>//<

第二日

      人類陰陽師的實力慢慢進步,有些大妖們也開始出去和他們「鍛鍊」,雖然大多使用七成左右的力量,偶爾也會使用全力。
      這天,佛佛....呃,兩面佛邀我一起去找陰陽師們試試看,而其他人也說輸出部分交給他們處理,抱著見習的心態,站在指導方的道場上,看陰陽師們努力的模樣,真想幫忙他們減輕壓力,不過白狼提醒不能對他們太好,否則失去鍛鍊的意義......只好呼喚風龍讓牠自由自在的開心玩耍,至於結果嗎?當晚吃到晴明大人特地慰勞的餐點,桃花及花鳥她們努力幫大家治療,今天算是有完成小部分的任務了吧?

第三日

      今日在道場觀摩閻魔大人如何教育後輩的感想......感覺他們變成包子淚眼汪汪地看著都有點於心不忍,但閻魔大人將手放在唇上,示意不可以出聲,眼帶笑意地繼續丟出沉默技能,然後冥府組的大家精神抖擻的向前砍去......由於畫面過於血腥,不方便陳訴於紙上,只能說當時我抱著瑟瑟發抖的風龍觀賞了全部經過,當晚回來看到西瓜汁......無語的換成抹茶細細品嘗,不願意再度回想冥府組的教育過程。

      至於山兔則是非常快樂的分享她和蛙先生如何多次和陰陽師們互相切磋,看她開心的樣子,發自內心也笑了起來,結果被身後的荒環抱住,「明日和我一起出門」,留下這句話後,便先回房休息;嗯......這算是邀請還是某種暗示呢?

第四日

     
       看著輝夜擺脫束縛,微笑地丟出玉枝暴擊對面的模樣......荒啊,女子會究竟是個什麼神祕組織,這樣的輝夜不是印象中的輝夜呀!看著煙煙,妖刀,天狗,竹哥跟荒非常歡樂的痛宰對面,內心浮現了「我是誰?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觀摩?」的想法,回神過來,又被荒拉到了屬於他的場地......身旁成員赫然就是剛剛想到的女子會,而御饌津大人也一起,懷抱著誤入叢林的小白兔心態,乖乖地放上風盾守護大家。
      「一目連大人,不用緊張!有荒大人在別擔心!」聽到身旁的稻荷神大人如此說,回報以微笑,小金魚非常精神抖擻地向陰陽師們放出金魚先生應戰,雖然說過程沒有很殘酷血腥,不過每當我放出風符破時,荒總是幫忙協戰,回頭看著他一副雲淡風輕的臉龐,安心感在心中蔓延,似乎能習慣這樣的「指導」任務了。(謎之音:對面的陰陽師表示為啥我們挨打還要被秀恩愛QAQ)

第五日

      今天獨自一人嘗試和犬神及小小黑他們出任務,看著大家開心的玩......咳,教育指導,留意大家的狀態然後讓他們適時在場邊休息,最後在陰陽師們的誠心道謝中完成這次任務,牽著跳跳妹妹跟小小黑的手,一行人往寮的方向回去。
      途中看到御饌津大人的主場,荒也在那裏,於是留下來觀摩等指導結束。但是接下來事情發展完全顛覆我對御饌津大人的印象,首先小白減傷、燈姊吸火都還正常,但每回在後輩的式神攻擊結束,慈愛的稻荷神總是面帶微笑地封印對面技能,多動多封,看到對面滿滿的箭靶痕跡跟心理陰影,然後外加荒的流星雨......後輩們重來好幾次才終於完成試煉,嗯......千萬不能惹小御大人生氣,這是場外大家的心得!

第六日

      由於委派快要結束,大妖們紛紛全力以赴,今日道場格外熱鬧。
      跟著山風一起指導(虐待)後輩,開場看著矯健的身手一躍而下,對面一位式神就先下場休息了,真不愧是初代特殊委派紀錄保持人,為後輩們默哀並祈願保佑他們再接再厲。
      隔壁傳來大江山組及酒友閻魔大人的歡樂笑聲,沒有大江山風範的魅妖日常真是太好了,若是搭配到隔隔壁的花海組......幸好彼岸花這次帶鐘靈而不是魅妖,否則就是大家一起躺。
      而後輩陰陽師們也因為時間快結束,紛紛將所學努力用上,今天真是個充實又忙碌的一天。(回來寮中不小心在吃飯中打瞌睡,等醒來時已經被荒圈在被窩抱著睡,偷偷親額頭應該不會被發現吧,嘻嘻~)

最終日

      延續昨日的情況,依舊是忙碌的一天,不過快結束的時候,分別是我和荒的主場互相支援,發動薙魂分別幫大家跟荒擋住傷害,回到原位時,女子會成員的眼神總覺得非常熱切和崇拜,發生什麼事了嗎?更奇怪的是荒的協戰觸發率非常高......擋個傷來回一趟,好像產生了神秘效應。
      最後到我的主場時,荒強烈要求要站在我面前擋著,姑姑和天狗笑而不語,面面和小松丸更是興奮討論著,也許是任務快結束,大家精神比較亢奮的原因吧?
      任務在鐘聲響起後也宣告結束,晴明大人也說明日大家休息整天,而且還有慰勞宴會,聽完後便有強烈睡意襲來,半睡半醒的回寮途中,看著荒的後腦勺才意識到被他揹著,罷了,偶爾任性一次依賴人吧,而且荒身上的味道真好聞......大概是安神的薰香,靠在背上聞著薰香,我又進入了沉睡。

後記

      如果下次晴明大人再度接到同樣任務,好想拒絕......最後一天回到寮中,夜晚被荒揉著臉說「沒事別幫人亂擋傷!作為懲罰要好好的教育一下!」還沒意識到什麼狀況,就被荒吻住,然後.......然後.......還是寫到這裡就好,不然以後再翻閱這本日記,我大概會害羞不敢看了,懲罰的代價真可怕,隔日的宴會幾乎只能待在房內休息,真想和大家一起同樂呀......。

----------------------
附上登場隊伍XD




龍生日誌-月光與奶茶-番外(晚到的聖誕賀文)

*根據感恩節活動的梗延伸為農場物語(?),和洛凡太太聊天蹦出來的腦洞XD
*短篇完結,私設有(背景為之前的龍生日誌)

      「蟲師、古籠火,感謝你們的幫忙,這些東西你們一起拿回去吃吧。」
      「謝謝一目連大人!明天我們也會繼續來幫忙的!」
      「一......一目連大人也要好好休息喔!」


      想著這幾天兩妖陪著自己忙農場和茶園的事情,將信徒們的心意一起分享給兩妖權當回報,改天再來辦個小型宴會慰勞他們吧。


      自從晴明他們協助重建神社之後,為了維持神社的開銷,一目連決定在神社後方草原開闢小型農場和茶園,在稻荷神的祝福之下,今年的茶和牛群的成長情況非常不錯,等這幾日收成完畢後,一起邀請荒和御饌津來參加宴會,他們倆四處處理人間事務也蠻辛苦的,利用機會讓他們休息放鬆也好。

      正將處理好的奶茶運用法術作保存時,風龍啣著一封書信交給一目連,看完之後,將神社周遭的結界加強,風神大人便提著奶茶出門。
      高大的身影立於海面之上遙望星空,一道溫暖的風撫上那俊俏冷冽的臉龐,回望那星空之下乘著金龍的身影,清冷的臉龐露出了溫柔的微笑;瞬移到那人的身前,緊緊地擁吻,懷中的人也深情回應。

      「荒最近瘦了好多,得要好好照顧自己才行呀!」
      「有你在身旁,我會被照顧得很好。連才是要好好顧自己的人,說吧,最近又忙什麼讓你身上有著茶香味的事?」
      「神社後方的新茶收成,順道做了奶茶,一起嚐嚐。」


      坐在山崖上,兩人一塊喝著溫熱的奶茶,邊聊著近況,提到了人間的節日,荒將懷中人的眼睛矇住,請連默數到三後把手拿開,映入風神眼中的是皎潔的月光反射在海面,海和月色有如流動的絲綢,伴隨著流星雨;突然耳邊傳來溫暖的吹息和「你願意陪我看遍這日月星辰嗎?」的低沉嗓音,一股燥熱又害羞的心情反映在羞紅的臉龐及耳根。
      「那麼我會永遠保護你,陪你看遍不同時光的日月星辰。」略微轉身抬頭的風神在神明的耳邊低語。
      「我愛你,荒(連)」兩人異口同聲地說出同句話,隨後相視而笑,互相擁抱看著流星雨直到天亮。

----------------------
      延伸番外
      追隨兩位神明的兩龍表示心累,一隻去捕魚跟蒐集流星碎片充當伴手禮交給風神,一隻則是在旁看著兩位神明大人曬恩愛到天亮,互相安慰之後,將深海魚和隕石及奶茶互相交換,並約好改天去找晴明家的龍好好開個屬於龍的訴苦大會(?)。

拂曉之月-陸

*世界觀套用設定:十二國記
*人類荒*麒麟連
*麒麟連(風神之憶→覺醒形象)
*荒(覺醒→無雙形象)
*私設有
*本篇參考SARS和平醫院的事件,也對當時的醫護人員表達敬意!
*荒的回憶錄
---------------------
      看著略為疲憊的荒和熟睡的連,月只是接過食材,以理解的眼神拍了荒的肩膀,示意他們先去休息,隨後便進了廚房料理食材。

      將連安頓好之後,荒坐在窗邊看著外頭的夜空陷入沉思……

    「真是個沉默寡言的孩子呢,跟我一起來學醫吧!」

    「為什麼要害怕?只因為別人說你是個不祥的孩子,害死自己的父母?在這場瘟疫面前,你的父母將你保護得很好,他們希望你好好活著,而那是他們為了救治大家而選擇了面對瘟疫,不知道如何防範的人民或官員只會害怕並將一切責怪給勇於面對的醫者,甚至連無辜的孩子也被認為是不祥的,卻沒有想過自身也可能是瘟疫的傳染者。」

    「人總是先想到自己很不幸,那些對抗瘟疫站在前線的醫者們,他們本身也會害怕,但為了生存以及使命,這些人選擇了面對無知者的輿論和瘟疫對抗著,疫病可以防範與治癒,但是人心的瘟疫卻是考驗著每個人真實的想法,如何將內心的疾病治癒,不只是醫者,患者本身也要努力治癒自己,孩子,別害怕,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師父總是笑咪咪的看著每位病患,並將一些醫療知識教導給他們,但人心黑暗面的部份,他也只能做到疏導,其他的還是得看人本身的改變意願。每當提出疑問,師父總是不厭其煩地解釋,並指導一些觀念讓我自己思考。
---------------------
      跟著師父走過許多地方,看遍各樣景色和人文風情,慢慢地也不常夢到那些人嘲諷或是輕蔑的眼神,如果說父母他們為了自己的使命和守護而犧牲,那麼我也要好好活著去延續他們的理想,師父……也是我最重要的家人,連也是,所以每次想到那天渾身是血毫無意識的連,我真的害怕會失去他……失去世上會真誠待我,獨一無二的家人……

      回頭看著熟睡的連,寵溺地摸了頭,「謝謝你保護了我,也希望你別再讓自己受傷了,連……」
---------------------
      等到月將桂花湯圓煮好,到房間準備叫兩人出來吃的時候,他露出了慈祥的笑容,看著兩個孩子牽著手熟睡的模樣;晚點再來叫醒他們吧,月往藥泉準備泡澡時這樣想著。


拂曉之月-伍

*世界觀套用設定:十二國記
*人類荒*麒麟連
*麒麟連(風神之憶→覺醒形象)
*荒(覺醒→無雙形象)
*私設有
大概是小吵增進感情(?)了解想法的過渡章
--------------------------------      

       冬日的小市集人潮稀稀落落,將師父所要求的食材和酒買好後,兩人並肩走在金黃餘暉的山路回程,一旁的踏雪溫順地蹭著荒,用那溫度化解冬日的冷。

--------------------------------      
      「連,身體還能撐嗎?病才剛好,不能太累……」聽到這句話,連背對著餘暉向荒微笑說著「我沒事,不用擔心。」
      「嗯。」
      「荒……有件事想問你,如果有一天麒麟出現在你面前,告訴你要背負起國家人民的期待及麒麟與人民的生命,你會願意承擔這個責任嗎?」

      「總覺得連都會問些奇怪的問題呢......如果那是上天的選擇,也許會,但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能夠把責任扛起,然後讓麒麟安心。」
      「可是……那是將生命和責任綁在一起的重擔,這樣對人來說不是很沉重嗎?」
      「那我們現在所做的事情不也一樣嗎?」
      「……」
      「我們醫者,跟王和麒麟一樣,都需要為人民的生命負責,也同時要盡力做好該做的份內事,這些有何差別呢?」

--------------------------------      
      「真要說的話,連,我倒想問你,那天的事,如果沒有那陣怪風幫忙,你……是不是打算要讓我跟踏雪獨自逃離妖魔的捕食?」
       被說中了心事,連避開了荒的眼神,當時的他確實只想著讓荒好好活著,自己至少能跟妖魔拖延時間……面對著連的沉默,荒不由得從心裡某處發火!
      「請問你有想過我的感受嗎?當時看到你毫無動靜,我唯二的家人之一可能會離開人世,而我卻束手無策,那是多麼難受和害怕的事情!」
      「對不起……荒,但是生死關頭再度抉擇,我仍然會選擇把你擺在第一位!因為你也是我最重要的家人,是一定要保護的人!」

--------------------------------      
       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勇氣,連閉上眼一口氣將想說的話一次喊出來,睜開帶有些許濕潤的眼睛,一雙大手捧著他的臉龐,異常嚴肅地說「那麼來約定!無論是醫者或是家人的身分,我都不准你隨便放棄生命!要一起活著改變和救助更多的人!」

       聽到這個要求,本就濕潤的眼睛更是直接落下晶瑩的淚,不知道是對劫後餘生的後怕感還是對於荒還活著這件事本身感到開心,亦或者是來自麒麟對王的依賴本性,在蓬山未曾失態過的連,像個孩子一般在荒的懷中嚎啕大哭,嗚咽地答應荒會好好活著直到睡著。

       將睡著的連輕柔地放到踏雪背上,牽起韁繩,朝著有師父和連兩個家人一起生活的「家」前行。自從那日可能失去重視的人,久違的恐懼感再度出現,許久未想起的過去又再度浮現在噩夢中,至於那段過去……現在有師父和連在身旁,或許也算是黑暗中的一絲光明吧,只是今晚恐怕又無法入眠了。



拂曉之月-肆

*世界觀套用設定:十二國記
*人類荒*麒麟連
*麒麟連(風神之憶→覺醒形象)
*荒(覺醒→無雙形象)
*私設有
好想讓荒放天罰的空戰......(結果技能被封印XD)
-----------------------
      冬至即將到來,月師父把過節的湯圓和進補的食材清單交給兩人去購買,並吩咐記得帶酒回來,晚上在自家洞府的藥泉泡澡時喝。兩人按照吩咐下山後,月便提筆寫信給玄君,除了敘舊及回報連的生活狀況,同時也請求玄君幫忙寄些蓬山特有的藥材;雖然疫病因為冬季的關係稍微減緩,但洞府之前存放的藥材在秋季診治時已消耗不少,更何況顧慮到連的身體狀況,雖然玄君並未明說,但月多少已經猜出其身分。這事還得從前些日子說起......

-----------------------
      「荒,我已經將這邊的藥草整理好了,你那裏呢?」
      「我這裡也快好了,只差幾種就能整理好回去囉!」
      將手頭上的活忙完,連過去幫忙將剩餘的藥草整理打包放到踏雪(騶虞)身上;兩人一獸坐在山丘上看著日落,聊起最近的星象和討論著對未來的想法,連摸著踏雪身上銀白色的毛邊看著天空,未知的命運和未來讓他很迷惘,身旁的人對他來說非常重要,也希望能尊重他的意願,一旦作出抉擇,便是將國家和自己一生交付給他......這個責任太過沉重,雖然站在人民的角度必須選擇,但他卻也希望荒能自己決定要不要接下這個重責。
      正當想坦白的時候,踏雪低吼著警戒周遭,荒擋在連面前,專注地面對這未知的恐懼感。耳邊傳來嬰兒的啼哭聲,獸類的直覺告訴連,這不是人類嬰兒的聲音;荒也發現到這點,正在找尋聲音來源。
      振翅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兩人藉由踏雪的力量躲過第一擊,等到聲音再度傳來,仔細一看是專門吃人的蠱雕!
      「為了覓食而來嗎?連!抓緊了!」拉緊踏雪的韁繩,荒預判了蠱雕的攻擊路線,漂亮地閃過利爪,連也暗中呼喚風龍,希望能爭取到逃跑的時機,每當蠱雕離他們一爪的距離,就會有強烈的風彈開爪子並讓踏雪得以藉由風力拉開距離。
      一來一往的拉鋸,讓原先飢餓暴躁的妖魔更為狂暴,憤恨地長鳴呼叫同伴,隨後以更快的速度朝兩人攻擊,意識到這點的連,決定在其他妖魔到來前速戰速決!
      「荒,等會兒有風再度吹起的話,趕快讓踏雪藉由風力逃離蠱雕的攻擊範圍!」
      「連,為什麼你確定會有風?就連剛剛的狀況似乎也有某個力量在幫忙.......?」
      「也許是上天垂憐在幫助我們吧?荒,等等運用你預知判斷的能力,帶我們一起活著離開妖魔......」彷彿害怕死別的結局,原先攬著腰部的手微微顫抖,察覺到的荒,一手拉著韁繩,一手安撫著那顫抖的手,「等等你要抓緊,千萬別鬆手,踏雪全力奔跑會很快的。」「嗯......我信你。」
-----------------------
      這次在蠱雕的利爪即將抓到他們時,突然在兩人身旁爆發出強烈的風牆跟龍捲風,龍捲風隨著利爪的反方向攀爬而上,撕裂著妖魔的身軀,伴隨著痛苦的哀鳴和掙扎四散的血液,妖魔的眼睛逐漸混濁失去色彩;銀白色的身影在風的助力下,全力奔跑著,在空中劃出一道流星。
      到了安全的地方,由於剛剛沾染到蠱雕的血液,荒身上衣物已被染紅,想必連也一樣......「連!我們安全了,連......?」發現攬在腰部的手毫無動靜,背後的人也沒回應,即便看過生死那麼多的醫者,頭一回這麼害怕身邊人的死亡。
      聽著體內猛烈跳動的心跳聲,荒趕緊轉身觀察並試圖搖醒連,最後伸出顫抖的手查看呼吸跟脈搏,發現他還活著,原先懸著的心也漸漸平復下來,只是現在的狀況不能拖,全身的高熱無法退燒的話會影響生命安全;採到的藥草也因為沾染到妖魔血液而無法使用,只能催促著踏雪趕緊回去洞府找師父幫忙.....
-----------------------
      回想起當時渾身是血的荒抱著連整個人衝進藥堂,月其實也被嚇到,沒想到連的狀況會如此嚴重,動用了府內的救急藥物和藥泉,才勉強讓連退燒,經過兩天的時間才醒來,但是身體狀況經過調養卻一直很虛弱,後來往不一樣的思路調整藥方,連的身體才好轉,而那個藥方則是宮中黃醫*所使用的藥方......對此,月大概已經知道了真相,但身分什麼的他不在意,只要是他的徒弟兼家人,師父我老人家絕對護到底的思維,或許也是玄君當初推薦連找他的原因......發現自己的思維偏離,月又回到現實,繼續書寫著需要的藥方和信件內容。
-----------------------
*黃醫:專門醫治麒麟的大夫。